安染染染染染染染染染V

【千凯】你是我大明星(20)

服装间
……
“小王,我们来取衣服了。”陈星橙带着王俊凯和明贤来到了给艺人取衣服的地方。推开了门,走到了里面,却发现没有人在里面。
“奇怪了。”陈星橙扒开众多挂着的衣服,左寻寻,右看看,都没有找到人。
明贤朝里面走了进去,环视了一周,目光却聚集在不远处的地板上。
那是……
衣服的碎屑,成品的服装间里不会出现这种东西,除非……
明贤好像想到了什么是的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,撞进了衣服堆里。
陈星橙看向没头没脑的就往里冲的明贤:“喂,你在干嘛!”将排好的一架架的衣服撞了个七扭八歪。
直到冲进了房间的最里面,明贤才停了下来,王俊凯和陈星橙也追了过去。
房间的里面是一张长桌子,桌子的旁边,立着一个空无一物的衣架子,而桌子上,堆满了被撕扯之后的衣服。
一堆相同的衣服被一起撕了个粉碎,堆在一起的画面触目惊心,陈星橙瞪大了眼睛,用手捂住了想要发出声音的嘴。
我的天哪!
明贤带着一丝的震惊与恼怒,将被撕扯过后的衣服,拾起来一件,看了看被贴上的标签。
明贤沉了脸,手上的青筋暴起,衣服被攥的死死的,侧着头,同他们说:“是王俊凯将要拿的衣服。”
“什么!”陈星橙也走了过去拿起一件来看。
真的是……
他们转头看向身后的王俊凯,没想到王俊凯的反应却是如此的冷淡与平静,眉毛都没有皱一下。
“你……”
“哎呀!这是怎么回事,谁干的!”
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打断了陈星橙要质问王俊凯的话。
“小王!你去哪了。”来者正是服装间的管理人员,小王。
“我中午的茶水喝多了,拉肚子了。”
“喝水喝到拉肚子,你是喝了一吨还是怎么着。”陈星橙气急败坏怼了小王一句。
“先不说这个了,”小王指着桌子上惨不忍睹的那堆衣服,问道:“这是你们干的?”
“你瞎啊,这是我们的衣服,哪有人会毁自己的衣服的。”
“那是谁啊!”
“我怎么知道!”
“完了,这这这这这这,不会从我工资里扣吧,这么多件,这么贵,我这一年的工资可就都没了啊。”
学校当然是大手笔,每一件出场的衣服绝对是质量有保障,所有的号都齐全,从最小号到最大号,随时可以选出表演者最合适的衣服。
“校长这么疼你怎么会让你赔啊,现在不是你的问题,而是我们怎么办,没衣服的是我们好不好!一会怎么上台表演啊!”
“虽然他疼我可是我们的财产可都是分的很清楚的!”
“男男就是麻烦,你们俩什么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,就差去国外扯张证了,还分你的我的,神经病啊!”
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……
“打扰一下,请问有针线吗?”王俊凯一脸无奈的分开了吵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:“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吧……”
小王打量了一下王俊凯,点点头,回道:“里屋有。”
很快,小王就把针线拿了过来,递给了王俊凯。
明贤和陈星橙一脸疑惑的看着王俊凯。
“你要干嘛啊……”
“你不会要缝吧?”
王俊凯熟练的将线头穿进细小的针圈里,笑而不语。
“雾草,你来真的?这么好的衣服这么只能补补就行了呢!”
“不需要缝的太好,只需要把缺口都链接好,在远距离看不出来就行了。”
王俊凯一边回答着,一边在衣服堆里翻找了起来。
“这个号,应该适合易烊千玺吧。”
王俊凯把挑出来的衣服递给了陈星橙。
她接过以后,看了看衣服的领子。
“嗯,应该没问题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将衣服拿了回来,便取了针线,开始缝补衣服。
王俊凯的手法如水流般流畅,毫不拖泥带水,将细线精准的缝在衣服的缺口出。
陈星橙惊讶的看着王俊凯,说到:“小凯,你,你,你太厉害了!针线活这么细腻的东西你都会啊!”
“没什么,习惯了而已,以前带的艺人是从新人出道就一直带着,刚开始,免不了小新星们明争暗斗,泼水,排挤,撕衣服,下点小药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了。这些东西都需要我来解决,所以自然而然就都很熟练了。没想到啊,易烊千玺这把年纪了,地位这么高,居然还有人使用这么下三滥的小孩子把戏,哎!”
这把年纪了是什么鬼……
“……他们针对是你,不是易烊千玺吧,哪里有人知道你的艺人就是易烊千玺啊……”
“无所谓啊,反正接下来穿衣服的不是我,是他啊。”(和善的笑容)
呵呵。
“哈哈,不过小凯你真的蛮厉害的,我到现在还不会缝衣服呢。”
……
“我厉害?那,星橙姐有没有听说过karry啊。”
说这句话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了气氛有一丝微妙的不同。
王俊凯的表情陈星橙看不清楚,也琢磨不透,似笑非笑。
……karry?
这个圈子一直有一句话,可能是个传说,也可能是个谣言。正所谓是无所不能的……karry……
…………
㈡㈩
“哎!小王过来一下,这里有一批成品服装需要你处理。”在整个活动正在进行的时候,小王突然被一批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服装,莫名其妙被叫过去了。
就在他走后,一个黑影偷偷摸摸的溜进了成品间的门。打开一个小方纸包,将里面的药粉倒进了桌子中央的茶壶里。
“怎么回事,”小王恼怒的回到了服装间,自言自语到:“那批破衣服关我什么事,还让我亲自过去看看,唉呀妈呀,累死我了……”
小王一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往嘴里灌,一边盘算着再把衣服核实一遍。
咕噜噜……
“哎呦我去!”小王快速的站起来,冲了出去,直奔远处的卫生间。
角落里,只能看到手机发出的光芒。
那个人接通了电话。
“喂,郑楚漓,你的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妥了,别忘了说好的报酬……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好了,就这样吧。”王俊凯最后用牙咬断了连着的细线,将衣服平展到桌子上。
感受着三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个劲的盯着自己,王俊凯也有些汗颜,不禁失笑的:“别老盯着我看 ,你们俩的衣服选完了吗。”
“哦,对哦。”经王俊凯提醒他们才想起来自己的事情也还没干完。
明贤找到了给王源的衣服,招呼王俊凯过来:“小凯,帮我看看王源适合什么尺寸的。”
“来了。”
而陈星橙在旁边也找到了给洛城的服装。
“臭小子,还敢跟我顶嘴,看起来这个最大号的衣服很适合他,今天就让你完美可爱诱人的小鲜肉外表毁于一旦……”看着散发着恶魔气息的陈星橙,明贤表示这个时候需要离远一点,千万别被波及。
“那个,星橙姐……”王俊凯走过去拍了拍陈星橙的肩膀:“姐,自家人,没必要做的这么绝是不是?”
陈星橙冷眉一竖,瞪着王俊凯:“谁跟他一家人!”
……
执念太深,我也没办法……
自求多福吧。
一旁的小王捧起了那件衣服仔细端详:“这…能行吗?”
王俊凯回过头来回到:“没问题啦,这样很容易爆衣啊。”
“……爆衣?”
“额,开个玩笑,也不算爆衣啦,就是打架的时候这样衣服更容易扯破,舞台效果更明显不是吗。”
陈星橙悄悄地凑过来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要让千玺爆衣呢。”
“怎么了,他爆衣不行吗?易烊千玺号称的八块腹肌该露还是得露啊。”
王俊凯笑眯眯的样子,狡猾的像只狐狸。
陈星橙给了王俊凯一个白眼。
小弟弟,我怕你把持不住啊……
……
两个小时,一晃而过。
而期待的人却始终没有踪影。
“两个小时到!下面就有请要表演的演员到台上就位。”
学校的侧门被缓缓打开,一辆车停在了门口。一位西服男子走到车门旁,将车门慢慢打开,从车里走下两名男子,后面的男子紧紧跟着前面的那个男子。
年轻的校长在看到两个人之后就左看看右瞧瞧的环视四周,确定没人之后将易烊千玺二人迅速的拉进校园。
“哎呦喂,我的祖宗啊,您可终于来了。”
易烊千玺摘下墨镜,问:“开始了吗?”
“开始了啊,祖宗你就别问了,快去吧,千万别给我惹事,知道了吗!”
易烊千玺不在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略过了他,往里面走去。
“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这次结业汇演安排的太蹊跷,对此,你要负责任。在此之后我会讨个说法的。”
“知道了,我一定会查的,你赶快走吧。”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,易烊千玺才放心的带着王源走向汇演场地。
……
“王俊凯,明贤,请问你们的艺人在哪里!都已经过去五分钟了,他们怎么还不出现!让大家一起都等着你们俩吗!”主持人略带责备的语气响彻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里。
多等一下又不会死。
王俊凯默默的在心里吐槽着。
“抱歉,他们真的有事情耽搁了。”
“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,凭什么让所有人等他们。”
“别人都化好妆准备就绪了。就剩他们了。”
“哎呦,架子还真不小。”
…………
下面纷纷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,大多数也是瞧不惯王俊凯,和刚刚被拒绝的艺人和对他充满嫉妒的人开始抱怨。
“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……”
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会场的角落响起。
“那是……易烊千玺?!”
“我的天哪,那是……易烊千玺?!”
“易烊千玺,怎么可能?”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“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,所有人都感觉到意外和惊讶。
面前的易烊千玺对大部分的人来说是陌生的也是高不可攀的。
“怎么这么快啊?”和大部分人不同的是,王俊凯对此并不惊讶。
易烊千玺径直走向王俊凯。
王俊凯疑惑的看了看易烊千玺,便把衣服递给了他,并没有多问。
“这衣服怎么会这样……?”易烊千玺看着手里补了又补的衣服,神情不自然的问道。
王俊凯干笑了几声,打着马虎眼的回到:“这不是为了你好吗,方便爆……不对,是方便舞台效果,比如打戏什么的是吧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易烊千玺狐疑的撇了一眼王俊凯,叹了一口气:“我去了。”
“嗯嗯,加油加油加油!我们家千玺最棒了!”王俊凯像一个兴奋的孩子一样,给易烊千玺打着气。
“那我也去了,要不要也给我一个爱的鼓励!”
后面传来王源的声音,他也从明贤那里拿到了衣服,准备上台。
王俊凯没好气的白了王源一眼,回到:“快滚。”
“哎,小凯,不公平,差别对待啊。”
王源嬉皮笑脸的从他身边走过,回头给了王俊凯一个鬼脸。
“幼稚。”王俊凯笑骂道。
不过,看到他这样的放松,这次的表演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“易烊千玺!”
台下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舞台上那个光芒耀眼的人。
怨恨,愤怒,不甘的情绪化作恶鬼侵蚀着郑楚漓的理智。
“你终于肯露面了。”
不妙啊……
不远处的郑楚漓散发出来的煞气太过惊人,不得不使王俊凯好看的眉皱在了一起。
王俊凯穿过人群,走向郑楚漓。
有些话还是当面讲清楚的好。
“对不起,请让一下。”
王俊凯侧过身子,从人群的缝隙里穿过。
台下的人们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之中。
“易烊千玺从那个王俊凯手里接过了衣服,那这就说明王俊凯是易烊千玺的经纪人?”
“哦,买,嘎!”
“新人小白王俊凯是易烊千玺的经纪人!”
“什么新人小白,明明是成绩第一的经纪人王俊凯……”
……
台下的气氛已经被吵的热火朝天,可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王俊凯。
“郑楚漓。”
王俊凯走到了男人面前,正视着他。
“哼,”郑楚漓看清了来者的容貌,轻哼一声,嘲讽的咧开嘴说到:“没想到啊,你真的是易烊千玺的经纪人。当初就该把你做掉。”
“你恨易烊千玺,所以迁怒于我,所以我要一个理由。”
“什么理由。”
“恨他的理由,我想知道。”
“他毁了席朗的一生,我也要毁了他!”
郑楚漓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,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关注这里,台上的表演很精彩,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台上 。
易烊千玺,他的身上有一种魔力,只要站在那里,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光,成为全场的焦点。
“六年前,席朗刚刚进入娱乐圈,因为没有后台,所以进入剧组后开始跑龙套,做替身。”郑楚漓的目光渐渐的离开王俊凯,转向台上的易烊千玺,自顾自的说到:“因为身材的相似,有一场非常危险的戏,他们必须为易烊千玺找到一个替身,就这样席朗就被选上做了那一场戏的替身,在吊威亚的时候因为易烊千玺的失误导致席朗撞上铁栏杆,身上留下了很深的伤疤,还撞到了脑袋,压迫了神经,使席朗失去了正常说话的能力……”
“所以你为了报复去做了易烊千玺的经纪人?”
“当然。”
“虽然当年那件事易烊千玺有责任,可都过去那么久了,冤冤相报何时了呢,是吧?你看,现在席朗混的也是不错,顺风顺水的不是吗?”
“那是靠他自身比别人多万倍的努力才换来的。”
“他肯努力,那就证明他没有放弃,还在这个圈子打拼,他并没有怪罪任何人,你凭什么替他做主报复易烊千玺。”
郑楚漓垂下了眼眸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。
“如果我按下,台上悬挂着的机器就会一起掉下来。你刚刚问我凭什么,就凭我爱他。”
王俊凯缩紧瞳孔,震惊的盯着郑楚漓手中的遥控器,被缓缓按下。

评论
热度(15)

想看各种文番
最近迷恋锤基(我男神真帅)
bl bg he be abo 哨向 都可以啊(撒浪嘿呦♡)
日常吸叶,坚定all叶党
高举千凯大旗♡
忘羡超甜(虐✘)

© 安染染染染染染染染染V | Powered by LOFTER